cn en

联系我们

  • 电话:020-87497469

  • 传真:020-87497541

  • 服务热线:4008-331-996

  • 邮箱:gz-shunyuan@163.com

  • 地址: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永兴村龙兴东南一路3号

新闻详细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 > 新闻中心 > 新闻详细

面对强劲的海外竞争,美国连牙科器材公司都在咬牙苦撑…

发布时间:2018-11-02作者:凤凰资讯来源:来源:商业周刊浏览次数:2234


这一行一直被认为是不会受到国外竞争影响的安全区

“时代变了,这就是美国制造业的现状”

道格·基尔伯恩(Doug Kilborn)在密歇根州杰克逊开了一家小型制造公司,他们以往每周都能稳拿75份订单,足够七名员工忙活的了。

但是近年来,客户开始流向开价更为低廉的外国对手,他的工人们处境日渐不妙。他说:“每次开口告诉员工‘抱歉,我雇不起你了’的时候,我真的很为难。”

现在,基尔伯恩甚至连自己都养不起了:2016年他开始在五金店做兼职,赚点外快。手下唯一的员工每周处理约20份订单,他很快将收购这家公司。基尔伯恩说:

“时代变了,这就是美国制造业的现状。”

追求廉价

在美国,从汽车到钢铁,各行各业的制造商都在艰难抵御来自海外的竞争,这早不是什么新闻。

基尔伯恩故事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,他的公司是一家牙科器材公司,他们制作牙冠、义齿等修复体,以保障美国人可以绽放完美的笑容,这一行过去一直被认为是不会受到国外竞争影响的安全区,如今却同样处境艰难。

十年来,市场变本加厉地追求廉价,加上行业整合与技术改进,导致美国的牙科器材公司数量急剧下降。2008年时还有约12250家;如今却仅剩下7200家。



受到海外竞争的压力,美国的牙医实验室逐年减少

牙科修复体被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(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)归类为医疗器械,它们和髋关节假体、塑料心脏瓣膜以及除颤器在海外已经生产了数十年。

据医药市场调研公司IData Research称,随着医疗数字化的进步,此类工作在距离牙医诊所数千公里之外的地方一样可以完成。得益于此,墨西哥、菲律宾和越南等国家在美国价值85亿美元的修复体市场中均占有一席之地。

美国国家牙科器材公司协会(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ntal Laboratories)的数据显示,美国有高达40%的牙科修复体来自海外。

海外市场的竞争力

牙科行业中的合并从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对海外义齿的需求。

约40%的牙科医生现在为联合执业,或在所谓的牙科支持组织(DSO)中工作。私募股权公司向这些组织投资,收购诊所,然后集中处理薪资和营销等后台工作。他们常向牙医提供分红,这让牙医们出于盈利目的,更倾向于购买较为便宜的修复体——此外,较大的组织规模也增加了他们的议价能力。

据美国国际律师事务所McGuireWoods LLP称,截至2015年的十年间,至少有25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对牙科组织投入了大量资金。



位于纽约的私募股权公司American Securities LLC所有的Aspen Dental Management Inc.旗下拥有约600家诊所。2015年,旧金山的Gryphon Investors成立了Smile Brands Group,现拥有350家诊所,由两名常驻的牙科高管负责管理。上述私募股权公司均拒绝置评。

奥古斯塔大学(Augusta University,位于佐治亚州)的管理学助理教授凯文·凯恩(Kevin Cain)认为,投资者们青睐这一行业,是因为其风险低,可以迅速收回收购成本。“私募股权正推动着该行业的发展,”他说,“他们有那个胃口。”



印度最大的假牙生产实验室

在以中国为首的牙科修复体出口国,工人动辄上百,夜以继日地开工,每天的义齿产量都数以千计。在美国售价数百美元的牙冠,只花25美元即可从海外购得。而且,公司、牙科医生和顾问均表示,这些修复体的做工并不比美国本土的逊色,甚至还更加优异。

安大略省教师退休基金会(Ontario Teachers’ Pension Plan)所有的Heartland Dental LLC代表旗下的1200名牙医与国内外的医疗部件供应商谈判价格,其临床事务副总裁、圣路易斯地区牙医萨姆森·刘(Samson Liu)说,“我们与同一批器材公司已经合作了相当长时间,从未发现质量有什么波动。”

特朗普能否带来改变?

为了与中国的对手竞争,连美国本土最大的实验室Glidewell Laboratories也将其制造业务扩展到了哥伦比亚、哥斯达黎加和墨西哥。

首席执行官吉姆·格莱德韦尔(Jim Glidewell)表示,牙科支持组织的发展改变了竞争动态,一些组织为了追求便宜,不惜牺牲质量。



Glidewell实验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在进行临床评估

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:“不论什么行业,一旦价格成为决定因素,开价最便宜的竞争者将会占据大部分市场,直至被淘汰。”大型牙医团体“会一直使用这家器材公司的产品,等他们破产了,再转而去与开价第二便宜的合作!”

眼下,特朗普政府正准备就1994年的《北美自由贸易协定》重新展开谈判,共和党人也在敦促对进口商品征收边境税,这让一部分牙科高管对美国制造业的复兴燃起了希望。

丹佛市的牙科支持组织博乐牙科管理服务公司(Birner Dental Management Services Inc.)旗下拥有69家诊所,其首席执行官弗雷德·博乐(Fred Birner)表示:“你将会发现,本土的器材公司变得更具竞争力了。”



Glidewell实验室的牙具模型制作过程

不过,Dimension Dental Design(位于明尼苏达州,旗下拥有十家实验室)的老板加里·约科(Gary Iocco)却表示,无论特朗普总统做什么,劳动力成本仍会阻碍美国牙科器材公司的发展。

他说,外国的修复体非常便宜,只要边境税的税率低于300%,它们都会给本土产品造成威胁。“我觉得美国的牙科器材公司不会有什么增长。”

反之,许多业内人士认为,与重工业一样,修复体行业中将有更多的美国工人被电脑和机器人取代。佐治亚州哥伦布市牙科器材公司Lab 2000的总经理丹尼斯·拉尼尔(Dennis Lanier)表示,来自海外的竞争促使他在十年前就提高了企业的自动化水平。他说:

“我们面前只有两条路,要么数字化,要么破产。如今我们只有12个人,却能完成比当年拥有49名员工时还多的工作。”


分享到: